超级大乐透
我要爆料
你的位置:首页 > 话说奉贤

话说奉贤(五十二)杜十娘的版权

来源:      2017/5/8 16:28:30      点击:

喜欢戏曲和文学的朋友,相信对《杜十娘怒沉百宝箱》是不会陌生的,它是明代白话小说家冯梦龙所著的《警世通言》卷32中的一个故事,被认为是冯梦龙代表作品中的名篇,也是中国古代文学史上最为杰出的短篇小说之一。但是,殊不知这杜十娘人物的最初塑造者并非冯梦龙,而是奉贤人宋懋澄,版权究竟归谁所有,这至今还是个疑问。

先来说说《杜十娘》,这篇小说以细腻的笔触塑造了一个执著追求自己心中美好愿望的女性形象,这个人物和故事先后于1939年、1940年、1956年、1981年多?#25105;浴?#26460;十娘怒沉百宝箱》或《杜十娘》、《花魁杜十娘》为名搬上荧屏,民国时期还流传过一本线装石印说唱鼓词《杜十娘怒沉百宝箱》。故事大概是这样的:名妓杜十娘久有从良之志,她深知沉迷烟花的公子哥们,由于倾?#19994;?#20135;,很难归见父母,便处心积虑地积攒一个百宝箱,收藏在院中的姐妹那里,希望将来润色郎装,翁姑能够体谅一片苦心,成就自己的姻缘。经过长期考验和寻觅,她选择了李甲,并且希望终身托付于他,因而?#32654;?#30002;四处借贷,又拿出自己私蓄的银两,完成自己从良的心愿。投?#22931;?#20154;从良是杜十娘重新做?#35828;?#24517;由之路,因此姐妹们听说她跟从李甲离开妓院,大家都是?#36861;?#30456;送,并以资相助为盘缠,将百宝箱还给了杜十娘。其实,前部分的经历是杜十娘与李甲素不相识,李甲担心归家不为?#32454;?#25152;容,杜十娘便与李?#36861;?#33311;吴越,徐徐图之。在途中,一富家公子偶然相遇,目睹杜十娘美貌,心生贪慕,就乘与李甲饮酒之机巧言离开,诱惑并使李甲以千金银两之价把杜十娘卖给了他,杜十娘明知自己被卖弄,万念俱灰。她假装同意他们的?#28784;祝?#28982;后却在正式?#28784;?#20043;?#23454;?#20247;打开百宝箱,怒斥奸人和负心汉,抱箱投江而死。

故事其实并不复杂,?#27426;?#21364;很让?#21496;?#24515;,焦点在于一个美丽生命?#24895;?#30340;压抑和扭曲。几百年来,人们被美丽、聪明、刚烈的杜十娘所感动时,往往大加赞赏小说作者冯梦龙,而这个故事的原作者宋懋澄却鲜为人知,甚至名不见经传。那么,宋懋澄又是何许人呢?

对于宋懋澄,相关文献是这样记载的:“懋澄,字幼清,尧俞子也。中万历壬子举人。自少慕古游侠,家居习兵法,结死士,挥金如唾涕,奋然欲有所建立,年三十余始折节为儒……诗文并工,著有九龠集行世。”通过这样?#27426;?#31616;单的文字可以知道,原来《杜十娘怒沉百宝箱》这篇逾万字的白话小说,是依据宋懋澄的《负情?#26469;?#25913;编而来的。

在相当长的?#27426;问奔?#37324;,宋懋澄这个名字一直被埋没在土堆里。前些年,一些有识之士利用修编地方史学的机会,进一步对宋的故居作了文献和实地考证,最终确认宋懋澄是著名的《九龠集》、《九龠别集》的作者,也是《杜十娘》形象的原作者。宋懋澄生于明隆庆三年(公元1569年),卒于明万历四十五年(公元1617年),活了48岁,明华亭县虹桥人,大概位置就在今天的肖塘以西邬桥境内。据当地一些上了年岁的老人讲,刚解放的时候,那一带还有石狮?#21360;?#30707;马等古物件,老人们仍?#35805;?#36825;个地方叫作虹桥头,据说宋懋澄的老宅遗址在明清朝代变更之际早已化为了废墟,20世纪70年代的时候被平整为了农田,今天是不可能再看到了。

宋懋澄青少年时期就在苏松地区?#27597;?#25991;名,提?#39318;?#25991;一蹴而就,很有才学,不过运气不太好,三次去?#26412;?#21442;加京试都没有考中,只在万历四十年(公元1612年)的时候中了一个举人。宋懋澄觉得郁郁不得志,岂是一个小小举人能让他满足的?于是,宋懋澄成为了最早的“北漂”一族,只身来到了天子脚下的?#26412;?#22478;,在京师做了太学生,继续游学。但是,宋懋澄这个人话比较多,?#24895;?#22826;直,又喜欢议论朝政,于是遭到了很多?#35828;?#29468;忌和嫉妒,因此,京城也容不下他了。宋懋?#20301;?#30528;失望的心绪回到家乡,再也不?#25910;?#27835;,专事著述研究起?#25628;?#38382;。不过宋懋澄的个性中有一?#19978;?#20041;之气,为人行事侠烈慷慨,?#28304;?#26379;友皆以“侠客”之心?#28304;?#24613;人之所难,?#28909;?#20110;所危也是常有的事情。中年以后的宋懋澄看破了尘事世事,对名利?#32856;?#30475;得如粪?#28872;话悖?#20182;广交天下文杰豪士,其友遍天?#38534;?

宋懋澄的诗文写得虽然好,但他专注的却是“稗官家言”。所谓“稗官家言”,就是古人所说的“街谈巷议,道听途说”之类的小说平话。这在?#31508;?#30340;文坛是被人所不齿的。但宋懋澄却很执拗,似乎他在几百年前就预知到了白话文和小说将大行于天下,执拗地坚守着自己这种重视稗言的主张,还在自己编著的《九龠别集》中特地辟出一篇作为《稗》编,用来收?#23241;笔?#27969;传的此类民间故事,?#28909;紜?#28023;忠肃公》、《吕翁》等,所以宋懋澄历来被写小说史的人所重视和引据。在他的诸多著作中,最有影响的还是“传”类中所收的描写殉情沉江的妓女杜十娘的《负情?#26469;貳?

风流?#35269;危?#25381;笔处,张扬侠意狂放,用今天的话说就是宣扬个性解放,一部明代《九月集》,刺痛了清皇朝神经,?#27426;?#34987;列为禁书,但即便如此,也在民间被广为流传;一篇篇文言传奇衍变为通俗话本,一则《负情?#26469;分?#20837;《警世通言》,杜十娘的悲愤刚?#20197;?#23435;懋澄笔下被描画得栩栩如生,这样说,冯梦龙公会不会不高?#22235;兀?


百宝箱沉溺了三百多年,魂归邬桥?#30424;?#28304;头;中国小说史泪痕斑斑,推出一位名家宋懋澄。他属于华亭,也属于奉贤。

超级大乐透